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黑道大佬不一样的一天(PWP)

黑道大佬周衍照×小明星路风

朝露来袭!你们准备好了嘛!

本人合法持证第一篇,感谢大嘎捧场

不怎么好吃的车

https://m.weibo.cn/5284485947/4175216832352051

感谢看的小天使们,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表白

  黑道大佬周衍照×小明星路风 
朝露来袭,大嘎准备好啦嘛?😉😉😉

有人说表白的时候不要说我喜欢你,要说月色真美 
所以,大佬学会了😂😂😂




         小明星和黑道大佬相识三年了。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换到其他人家,三年都能抱俩了!(详细可见隔壁老仲家)小明星是个小可爱,微博上一群老阿姨天天喊着宝,为他糟糕的审美哟操碎了心。名气不大,并没有很多剧组找上门来,所以他经常窝在家里打打游戏抠抠脚,仿佛提前进入拥有活力的老年生活。除了大佬来的时候。
        他和大佬的相遇顺理成章又狗血万分,有如命中注定的羁绊。说来也不过一场美救英雄罢了。
         养伤的日子岁月静好,时间从指缝间溜走,在回忆里撒下片片金粉。他们出奇的心有灵犀,生活中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可明明才认识没多久,却如老友一般。一天徬晚,不知是什么开心事,两人开了一瓶酒庆祝。暧昧在昏黄的灯光下滋生,不知是谁先吻上谁的唇,借着酒劲上头,共探生命和谐之奥秘,同等欲海沉浮之扁舟,羞怯又快乐着。他们也时常找个惬意的时候,一齐窝在沙发中看碟。《罗马假日》百看不厌,毕竟美人就是世界的瑰宝!而他们,却经常看着看着便吻作一团,真是应景极了。热情而忘我,由此引出又一番不可描述。后来,年轻人失踪了一阵,再出现时身后带了一群小弟。原来是道上的呀,小明星恍然,但他并不care这些。只是,有些东西变了。虽然他们仍住在一块儿,仍一起看碟,仍一起咳咳咳……但总隔着些什么。大佬的话也更少了。沉默,沉默弥漫在每个角落。再后来,大佬不再常住——此后每次进门的他都像脱去枷锁的兽,欲望喷薄而出,每一次就像在挥霍着热情,好似再没有以后了一般……他有时携伤而来,血腥味儿带着小明星恍若回到了最初捡到他的时候,他开始想念阿衍了,属于他的阿衍。他们似乎很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一见面就是妖精打架,被翻红浪。醒来时,却只有身旁残留着大佬体温的被窝。
         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小明星有些思念他。却惊觉自己像是宫中翘首以盼的妃嫔,等着皇帝的临幸。这么一想,小明星更难过了,他想去问问大佬:“我们到底什么关系!男朋友还是pao友啊?”小明星越来越难过,他一个人窝在平时大佬坐着看碟的地方,将自己缩成了团。他真的很悲伤,悲伤到电视机里穿出的表白都染上了忧郁的颜色。他想了很久很久,考虑了各种情况及结果,喝了几口酒,壮了壮胆,鼓足勇气给大佬发微信:
            阿衍,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那头小明星酒劲上头晕晕乎乎地睡了过去,这头大佬正为划分地盘的事告一段落而长舒一口气。他正想着好不容易搞定城北那群小赤佬,正好跟自家小路好好温存一番。啊,这么一想,他更想自己宝贝了。猛地收到啦这条微信,喜气还没爬上眉梢就给乌云结滚地打了下来。几个小弟被叫进来时整个人都是懵的——自家大佬,咋看咋像失恋了?瞅瞅这身边的丧气都快实体化了。小弟们心里揣测纷纷。向来不苟言笑的大佬耷拉着眼给他们讲了这条莫名其妙的微信。于是
      小弟A:老大,你有表白过吗?
大佬想了想,没有,我和小路心灵相通何必需要表白这种东西!
       小弟B:老大,你们有没有担诚相待啊?
废话!何止坦诚相待啊,都不止为爱鼓掌一回了,我可是了如指掌!
        小弟C:老大,听了半天,你们到底啥关系啊?
啊?啥关系!当然是伴侣啦,是要一起走一辈子的人!
          小弟们议论纷纷,大佬听得那叫一个心烦意乱。挥了挥手让小弟们出去,他一个人瘫在老板椅上转圈圈,苦闷地想了很久,他好像、似乎、的确欠小明星一个表白。于是他编辑了一条他看来非常真情实意的微信,并且精心挑选了一个表情——微笑。
        宿醉的后果是头昏脑胀,小明星迷糊地醒来,拿起手机便看见大佬发来的消息——约他在第一次相遇的街头见面,有话对他说。小明星看着句末的微笑,气闷地摔了手机,笑个鬼喔!
         午后的街头,阳光微醺。大佬站在小明星对面,嗫嚅了好久,最后捏着衣角局促地说:“月色真美。”小明星噗的一声笑了——现在明明艳阳高照,又哪来的月呢?他笑着笑着忽的落了泪,突然冲到了大佬的怀中,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大佬有些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只听见小明星闷闷的、还带着些鼻音的话:“谢谢你,阿衍。”谢谢你爱我。大佬愣了一秒,反抱住小明星。两人就静静地抱着,听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如火苗般越窜越高的爱意。过了好一会儿大佬突然福至心灵,伸手托起小明星的脸,看着他,看着他红红的笔尖,只觉可爱万分,便吻了下去,吻了个天昏地暗,山河失色。
       对了,大佬就是周衍照,小明星就是路风。他们一直相爱着。

番外一
周衍照一把揽住路风就往车里走,然后绝尘而去。
周衍照:这个人我先带走了,你们随意。
分散在各个角落的小弟:老大!EXM?

番外二
翌日,路风质问各小弟:“说!你们说给他支的招!这么差劲!”

极度OOC
放飞自我,临时一个脑洞,就这样吧
一个我自己说不清的故事
离别才是开车最好的兴奋剂😉
求评论吖求评论😂

非典型霸道总裁(重修)

陆由  极度OOC

对不住啊,刚才微博被删文了,重发一遍。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我烦呀!现在战战兢兢求不删😂精修版车车奉上。

还是希望评论多多哟!或者有什么美妙的姿势欢迎和我分享哟😉😉😉







      秋天悄悄地到了,一脚踩上了夏天的小尾巴。太阳在天上,笑眯眯地看着地上的人们,努力地发光发热,一阵清爽爽的风吹来,霎时赶走了暑气。啊!这个时候,短袖配长裤既清凉又保暖,多么的矛盾啊!

        陆瑾年全副武装地站在商场里,为自家小孩儿挑裤子。是的,裤子。李由也不知是啥时染上的癖好——爱上破洞裤。每天都穿着,露出一截白白的膝盖。嘿呀,老陆忍的了嘛?当然……忍不了!昨个儿一回家就看见自家宝贝蜷在沙发上打游戏,半点没注意门口的动静。那独得恩宠的破洞裤还穿在他的身上呢。看着白嫩嫩的由由,陆瑾年咽了咽口水,抬起手松了松领带……大吼一声:“又不好好穿裤子!”这一声中气十足,惊得李由一哆嗦,手机啪嗒掉到了地上,回头看着他。无辜的小眼神儿带着点惊恐,陆瑾年被引得下腹一紧,但他、此刻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大步走上前,一把扛起李由,走向卧室。伴随着李由的挣扎,游戏里传来应景的提示音:“Game  over!”李由还在状况外呢——本来他好好地在沙发上打游戏,咋一下子凌空了。被咯得很不舒服,扭着想要下来,却被陆瑾年用手固定在肩上。“陆瑾年!你干嘛!快放我下来呀!”陆瑾年一言不发,只腾出一只手,往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呼啦了一下。噢,李由超委屈的。陆瑾年一下子把小孩儿扔到床上,站在床前,慢悠悠地脱掉外套,扯下领带,还顺带截了几颗扣子。“难道……?哼,又精虫上脑了是不!”李由坐在床上,抱着软软的被子,不开心地想。谁知,陆瑾年依旧沉着一张俊脸,然后转、身、了!转身走向了衣柜,拿出了……呃,李由的裤子们。“喵喵喵?”风有点喧嚣,李由有点懵。只见陆瑾年盯着他,突然邪魅一笑,举起了一把花剪:“既然不好好穿裤子,那就别穿了!”花剪咔擦咔擦,布料嘶啦嘶啦,李由一脸懵逼🙃。哦,今天的陆总也是一个清奇的非典型霸道总裁呢!
        陆瑾年拿出面对报表时的严谨态度将一条条破洞裤转化为布条。抬头看见床上的宝贝儿呆呆地坐着,看着他处理这堆布条,而身上居然还穿着一条破洞裤!老陆充分发挥了大长腿的能动性,一步又跨到床前,刷的一下扒下了李由的裤子。大花剪重新出动,三下五除二,一条裤子又成布条。李由看看他,又看看布条,再看看被扒的光溜溜的下半身,悲愤涌入大脑:“陆瑾年儿!蛇精病啊!你你你……我明天穿啥呀!”
        “不是说了嘛,别穿裤子了!又不好好听我说话,该罚!就罚你、明、天、不、许、穿、裤、子!”

https://m.weibo.cn/5284485947/4160597878759778(车已修复!缺失可见评论)

        第三天,陆瑾年下班回到家。却见自己宝贝儿招呼着他吃饭,有些受宠若惊呐!又转念一想,哦,家政阿姨回来了啊。李由小心地把一碗汤端给陆瑾年。

        “嗯?让我喝这个汤,你确定?”

         “给你补补啊!小心肾亏!”

          陆瑾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端起了碗。这个眼神有点危险,李由不自觉地摸上了后腰。

       

嘘!小点声

嚣张CP来袭!肖恩×张子扬

脱离官设的放飞之作  极度OOC

曾用名:所以,做吗?😂😂😂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我还是那个清心寡欲的好女孩,是吗?

请大声回答我,谢谢

最后,还是希望评论多多

  https://m.weibo.cn/5284485947/4158546137951684


我们逝去的青春啊

    孽债梗     严重OOC      不喜勿入
    生子    超雷    超雷   超雷
撒泼打滚求评论!!!!
这篇应该是这个土土的渣文笔系列的最后一篇了
我要爬墙啦!
嚣张CP太好磕啦!欢迎小伙伴们一起来磕!

















         大卡车开走了,带去灰尘漫漫,留下学生一群。终于踏在这片土地上了,期待又害怕。一路的颠簸,让这群斗志昂扬的学生们认清了真相——下乡不像在学校里学习那样简单,必然是场道路曲折的社会实践。天是雾蒙蒙的,烟尘甚至扑上了《毛主席语录》,一层薄薄的灰惹人心烦。生产队长来了,领着他们去熟悉环境,熟悉这个要生活很久的寨子。同行的学生们大包小包,换洗衣物、洗漱用品等等等等,看着就累的慌。肖恩一个人跟在队伍的最后,他的行李很少,却是所有家当了,不过倒是显得轻松些。只是,他的身影实在是单薄。他回头望了一眼来时经过的山口,深深地,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
       生产队长姓执,单名一个“明”字,寨子里大伙儿都管他叫“二狗”,他呢,也就笑呵呵地接受了。在其他同学排队等着分配宿舍时,二狗找到肖恩,把他拉到一边,错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肖恩同志啊,由于呢……呃,这个宿舍呢,床位实在是不太够。组织决定安排你和寨子里的一位小同志一道,希望你俩在以后的日子里要互帮互助啊,追随毛主席的领导,一起为社会主义的未来奋斗!”执二狗这一番话说的那是一个激情昂扬呀,仿佛已经看到了更加美好光明的未来:公社里分的是白米饭,大伙儿碗里的是鲜嫩嫩的蔬菜和肥嫩嫩的肉……他看着肖恩,期待着肖恩的反应。没想到,肖恩只是点了点头,就算他的眼神再热切、再期待,换来的只有肖恩的一句“嗯”,一个从喉咙深处硬挤出来的语气词。二狗很挫败,叹了口气,认命地领着肖恩去和他的室友碰头。
        说到这位小同志呢,他的经历也颇为坎坷。他的父母在他童年时就先后去了,只留下间两进的土屋。村里的嫂嫂婶婶心疼这个乖巧的孩子,就算收成再艰难,只要家里还有粮,就有他一份。唉,论外头再怎样天翻地覆,运动的浪潮翻过山涉过水,到了这里也就翻起了几朵小浪花。除了因为一大二公以及某些错误经济方针导致而变得艰难的物资,寨子里的生活算得上是宁静和谐了。大宝,这个小同志,就这样吃着百家饭长大了。
       二狗带着肖恩到了寨里的玉米地,冲着里头喊了一声:“大宝!”
         “哎!来啦!二狗哥,找我啥事啊?”一个小伙子拨开丛丛绿叶,转了过来。小伙子的笑太过灿烂,太阳也不禁逊色三分。肖恩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面前都小伙子周身笼着一层朦朦的光晕。二狗赶忙介绍两人认识:“大宝啊,这就是我前两天跟你讲的嘞个肖同志。小肖,那这个就是大宝。一定要记得啊,要互帮互助,为实现社会主义的本质,最终推进共同富裕一起努力啊!”执队长真的是语重心长啊!
        “好勒!二狗哥,不,队长,我会记得的。肖哥,你好,我是大宝,以后我们就是同志啦!”大宝赶忙撩起衣摆擦了擦手,然后伸出手准备跟肖恩握手。肖恩有些惊讶,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样平等的口吻跟他讲话了——自从他的父母被指认出犯了严重的you倾错误了。但他也只是愣了愣,随即伸出了手:“你好!”大宝的手小他一圈,却要粗糙许多,毕竟他捏着笔杆儿的时候,大宝拿着农具呢。但是很暖,很热,握在手中就像攥着颗小太阳似的,突然地往他心里的深渊撒了几把阳光,慷慨又热切。也许,日子真的会好起来的吧,肖恩想。
        大宝带着肖恩去熟悉回家的路,是的,从此算是他们的家了。毕竟正值青春,大宝走路有些蹦蹦跳跳,带着少年的意气。很热情,很能聊——这是肖恩对大宝的第二印象。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大宝一个人在说着,肖恩只是倾听着,偶尔应和一个字。路上时而遇到熟人,见面打招呼本是常态,落在肖恩眼里,却是另一番其乐融融。想起汉东,呵,唯有笑,嘲讽而无声。就一恍神的功夫,大宝从对门绣工最好的阿越嫂,讲到隔壁勾珈一家,从东面儿一对新婚的知青,讲到西边长寿但猝然离世的阿婆。
        放好行李以后,大宝就带着肖恩去串门了。
        “阿越嫂!”
         “大宝,来了啊?哟,这个俊俏的小伙子打哪儿来的?”
          “肖哥是今天刚到的呢!哎呀,阿越嫂,你今天头上的花比以往的要鲜很多呀!”
         “嘿呀,这是大朱今早儿去摘的。非说是翻了几座山呢!真是的,也不瞅瞅自个儿多大了,还整这套……”阿越嫂抚了抚鬓上的花,面带幸福地嗔怪着。
         “哎呀,小伙子啊,今天没啥准备,下次来呢,阿越嫂给你整几套好看的衣裳。俊俏的小伙子就要配好看的衣服嘛!”
        “好好,会记得的。那阿越嫂,我们先去勾珈那啦!”
         “哎好!大宝啊,晚上多弄些好吃的给这个乖小伙啊!第一次来呢!粮票还够嘛?不够的话,尽管提蛤!嫂子这还有多的呢!”
       “够的够的啦。嫂子哎,你就放心吧!”说着,大宝拽着有些蒙圈的肖恩跟阿越嫂道了别,带他走到了勾珈的家门口。
       “肖哥,你明早是要到工厂去报道嘛,寨子和工厂到底是有些路的。这户的仲老师呢要到学校去,左右两处离的不远,不如一道去吧!也好做个伴呢。”大宝一边扭头对肖恩说着,一边敲了敲门。半天都没人应,只有风轻轻送来院子里的欢笑声。大宝干脆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架简陋的秋千正在运作,一个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咯咯咯地笑着:“阿爸,高点!再高点嘛!蛤蛤蛤,要飞起来咯!”
        “好,好~~”仲堃仪笑着答应,“那,阿囡坐稳了喔!”
         小院里的草木好似沾染着小姑娘的笑声,枝头叶尖都透露着愉悦。

升华革命友谊

我们逝去的青春啊   的补叙篇
极度OOC     极度OOC     极度OOC    不喜勿入
只想无脑甜   只想恶趣味
这篇是真•青春啦
如果有小天使发现我的恶趣味啦,求评论啊😭
悄咪咪地 @明家的热柠茶 亲爱哒茶太,我来给陆由增砖添瓦啦😊就是文笔超垃圾的












        他胆子很小,样貌不算出众,比不得表哥仲堃仪的容貌昳丽,却自有一派青春意味在,也称得上清秀了。平日里做啥事都小心翼翼的,锅房里锅盖揭开时喷出的热气似乎都能吓到他。好在他的男友强势些,总是护得住他的。
          寨子里有个疯子,一天举了把菜刀一路砍到锅房去,见啥都砍。正巧碰上他端了盆热水走出来。大伙都被那疯子骇住了,谁也不敢上前,只在旁边喊他赶紧躲一躲,而他也似乎是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见着疯子的刀越来越近了,大伙儿心里都快急死了。不过他又像是清醒的,把手里那盆水朝着那人就泼了过去。滚烫的开水,浇在那疯子身上,烫得他嗷嗷直叫,手也握不住菜刀了。旁边的人马上上前,把菜刀踢到一边,好歹是制住了。大家都长吁了一口气。队长走上前,刚想表扬他两句,哪知他两眼一翻竟晕了过去。大伙又急了——这孩子咋啦?于是,掐人中的掐人中,倒冷水的倒冷水。这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旁人见他醒来,都给他竖大拇指,直夸他勇敢。他倒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了,一脸狐疑。等到大伙儿给他讲了刚才的英雄行迹后啊,还是一脸的不相信:“别蒙我啦,我可没干过这事儿呢!我胆儿多少大伙不晓得伐?我肯定没干过!”说罢,拿起盆子重新去打了盆水,走了。但他这样子也不像是装的啊,倒像是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啊。目睹全过程的大家啊,也只能苦笑喽!
        但,舞台上的他,却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样貌。说的倒不是长相,而是那股精神劲儿。他呢,在歌舞队里负责打大唐鼓,一拿起鼓槌,就感觉他整个人陡然放出了光。鼓声呢,忽沉忽昂,时疾时徐。偶尔石破天惊,倏忽戛然而止……鼓声固然是令人欢喜的,他本身却更引人注目——每一丝肌肉都注入了无比的热情,在晶莹的汗水的映照下更是迸出一股青春的朝气。他很闪亮,甚至每一根头发丝都在闪烁。
         当初,台下的陆瑾年就是被他这个模样迷的七荤八素,一见倾心。陆瑾年知道他胆子小,就天天凑到他身边去混个脸熟。李由还是个喜欢文学的人,尤其是古文和历史。两个人经常从风花雪月谈到生活琐事,忽而高山流水,忽而下里巴人,谈天真是非常愉快了。看来这小子,走的是日久生情风呐。看来陆厅的精明在那个时候就有显现了。两个人“好兄弟”一样地“如胶似漆”了好一段时间以后,陆瑾年就谋算着行动了——毕竟是鲜嫩的由由啊!物资匮乏,玉米南瓜,也挡不住由由身上撩着老陆的气味儿呀。
        择日不如撞日,有了想法的次日,陆瑾年就行动了。吃完中饭,两个人照例出去走走消食。好吧,其实是趁机躲个懒,毕竟吃都吃不饱,还消什么食呀。走着走着,就到了溪边。正走着呢,陆瑾年突然停下,看着李由。老陆的身形略高,站起李由面前跟堵墙似的,不过这堵墙倒是挺赏心悦目的。就这样被看着,李由也有点害羞。陆瑾年就着这个角度,看着他扑闪着的睫毛,神游天外,差点忘了正事。过了好一会儿了,老陆终于想起今天的目的。陆瑾年拉起李由的手,轻轻摩挲着,看来他也有点紧张:“由由,把我们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吧!跟我处对象吧!”
        “啥?”李由懵了,李由害羞了,李由跑了。“那那那……那啥,我还有点事,得先回去了,这这……这件事我我我我……我才不答应!”一把推开陆瑾年,李由撒腿就跑。只是,他耳尖红红,暴露着什么。陆瑾年双手抱胸,气定神闲——由由对他也不是无意。
接下来的好几天,陆瑾年都没能碰着李由,牵小手就别说了,处对象就更别提了,对象的影儿都见不着啊现在。陆瑾年有些焦躁,却不得不等着,等着他的由由。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这天的晚饭前,陆瑾年刚下工回来,却一把被一个人拽进了旁边的竹林。这一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看来是有计划的昂。陆瑾年眯起了眼,开始期待后续剧情了。李由低着头,两颊红红的,却一句话也不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抬起头,却望进了一双带着笑的眼睛,然后,又低下了头。陆瑾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家由由,如果可以,他只想这么看下去,一辈子也看不够!
       “由由,你这是有话要对我说嘛,嗯?”陆瑾年有些憋不住了,率先开口。
        “我我我我……”李由嗫嚅了好久,一张娃娃脸涨的通红。“那个,那个……嗯……”,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李由猛然抬头:“陆瑾年同志!吾心悦汝,汝悦吾乎?”
         “悦悦悦悦悦!当然悦啦!我简直是悦死你啦!”陆瑾年很激动,陆瑾年很兴奋,陆瑾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然后?然后他就不管不顾地亲上去了。这注定是个热烈而绵长的吻。舌头顶开齿缝,探入口中,交换着津液。因着异物入侵,李由下意识把舌头往里缩了一点,谁知那异物却是不依不挠地缠了上来,追逐着。陆瑾年用牙齿轻轻、慢慢磨着李由的下唇。水声啧啧,待到分开时,李由差点喘不过气来。迷离的眼神,润泽的嘴唇,陆瑾年有些心猿意马。他想抱抱他。他也这么做了。
         “所以,上次为什么不答应我?嗯?”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萦绕在李由的耳边,陆瑾年说话时的温热气息扑在耳朵上,李由的脸又红了,连带着耳尖。
         “这……那啥,我表哥说了,先表白的是攻!”说到表哥,李由突然来了底气。
          突然福至心灵,陆瑾年没顾上回话,拉着李由就往一个方向跑。
        “哎呀!干嘛跑呀为了晚上让你悦,我们赶紧走啊!”
          “到底什么报告啊!”
          “结婚报告!”
         

孽债梗大纲(不喜勿点)

      只有脑洞,没有文!                   
      正文就是tan90!!!

时间线设定:假设下乡地点:贵州六盘水市水城特区南开苗族彝族民族乡
上海67年停办高中,70年复办。
就算是70年下的乡,等到回城的时候大概80年了,肯定有孩子了😂😂😂
73年下的乡,
75年生孩子,
80年回的城,
88年秋孩子结伴到上海。
89年春孟章被接到上海。
89年夏肖恩回村接大宝。
90年浦东新区,仲堃仪下海获得成功,天枢有钱!耶!

下面正经:
      这是一个怎样的年代啊!人民公社运动进行的如火如荼,政治经济却在经受着一波一波的冲击。一篇文章点燃一场动乱,如同风暴一般迅速席卷全国,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幸免。很多文艺工作者被打倒,高考也不复存在。无数青年响应国家的号召,迈出校门,怀揣着对未知生活的迷茫来到了这些偏远的山区。肖恩是上海中学的一个学生,在那一年,他和同学仲堃仪来到了贵州六盘水的水城特区中南开苗族彝族民族乡。在那里,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同前往的小伙伴们抱着行李,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恐惧着未知的未来。不,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有未来,尤其是目睹朝夕相处的导师被打倒,被批斗,甚至被逼走向死亡。他们害怕,他们战栗,他们不知所措。车厢里静静的,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有的只有漫长的沉默。
       由于当地条件简陋,肖恩被分配到一个彝族小伙的家里同住。那个孩子父母双亡,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刚一踏进那间简陋的屋子,肖恩就被一个笑容闪瞎了眼,随即望进一双好看的眸子里。然后,他们一起劳动,一起生活,日久生情。他们顺理成章成婚了。5年后的一天,上头通知知青可以回城,只是和当地人结婚的知青失去回城资格。于是肖恩和大宝假离婚,约定等他在城里安置好一切,便来接大宝和孩子。由于山村实在太过偏僻,两人失去音信。肖恩回到上海重新参加高考,成为大学教授。十年后,一个孩子带着一封信来到上海找到肖恩。这个时候肖恩遇到点麻烦,有个人碰瓷说肖恩qiangjian,威胁他。同乡通知了大宝,大宝赶到上海,突然为了护夫攻气爆表,然后他们赢了。大宝决定回去水城,他觉得肖恩应该拥有新生活。然后肖恩就带着孩子回到水城县,在初见的地方追回了大宝!耶!HE!
         再说另一边,仲堃仪遇到了苗族族长的儿子孟章。由于孟章从小体弱多病,根据传统需留长发来保平安。两人一见钟情,然后成婚。族内长老为争夺权力明争暗斗,仲堃仪一直陪着孟章怼长老,充分发挥他作为法学高材生的能力。同样也是知青返城的事,仲孟也选择假离婚。是孟章先提出的,因为他自觉身体不好,不愿耽误仲堃仪一辈子。仲堃仪回到城里之后,除了重新修习法学,也对医学有所涉猎。十年后,南开终于与外界通了,正当仲堃仪准备启程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找到了他,告诉他孟章病入膏肓。立马赶过去,把孟章带到上海,然后经过复健,孟章痊愈了耶!HE!
         孟章来到上海的那段日子里,仲堃仪除了陪他,就是在忙生意。因为在邓小平同志的指导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逐渐铺开,仲堃仪敏锐地发现了商机。于是他选择辞职,下海经商。当90年浦东新区建立的时候,仲堃仪离成功越来越近了,为以后天枢公司的成立奠定了雄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