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上元仙子的上元节礼物

写在文前:极度ooc预警!!!真的很ooc!!!不喜勿入!!!

本人超级热爱小甜饼,只是给自己撒个甜饼而已。算是个中秋甜饼吧哈哈哈哈

求大噶多多给评论,撒泼打滚求评论。

这是一个以为自己在养妹妹,然鹅不是,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活泼可爱傻白甜少女邝露✖️不动声色宠露珠大龙



       自水神锦觅重归六界已有两千余年,上元仙子也堪堪五千岁了,是个成熟的、有担当的仙子了。说到这上元仙子,天界谁人不知她是天帝最得力的助手,是太巳仙人的掌珠,是个端庄娴静的仙子。当然,还有仙子对当今天帝的一腔相思情。只是,他们无从知晓的是,仙子一番雅正做派下,藏着一个少女。是啊,仙途漫长,神仙的寿命更是无从计算,虽然邝露已经是五千多岁的仙了,但在天界老仙眼里,还是个小女孩罢了。就连她的相思所寄—当今天帝也是四舍五入近万岁的神了,因此看她在身边忙活,时而有种养女儿的感觉。准确的说,丰神俊朗的天帝陛下应该是八千余岁,略略算是个青年吧。天帝自问一直讲小仙子作妹妹看待,有时一腔父爱亦随着宠溺一股脑儿扑在仙子身上。仙子当然不知道天帝的腹诽,她能因为天帝落在她身上的一个眼神高兴一整天呢。

        所以,这一对搭伙却不是仙侣的少男少女到底是如何相处的呢?上清宫外有无数仙人探着脑袋,想要知道一二。八卦使人兴奋,仙人亦不例外。尤其是天帝的八卦,听起来就镶了一层桃色的边呢。

        宫外仙人们因八卦兴奋不已,宫内仙子则因一事烦恼不已。明明是一段暗恋,怎么全天界都知道了呢,仙子托腮苦想。烦心,真是烦心。她怎么也想不通:喜欢天帝明明是她一个人的事,为什么一定要他知道呢?怎么想也想不通,愁思把仙子好看的眉毛拧巴成一团。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仙子自然没有注意到踏入宫门的天帝陛下。润玉虽不知她在愁些什么,却也不想见到和自己相伴了许久的小仙子不开心。想来邝露的生辰要到了,而她素来喜欢人间的热闹,不如带她去游玩一遭吧,再带她买些小姑娘都喜爱的小玩意儿好了,天帝陛下如是想。当然,他也这么跟邝露说了。去人间游玩的快乐冲淡了她心中的忧愁,尤其这个提议是天帝陛下,是她所爱人提出的!她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出去玩啦!!!开心地要炸成烟花!!!邝露在心中尖叫,并且付诸了行动—一把抓住了润玉的胳膊,连声问真的吗真的吗。看着眼睛里放出光的小仙女,看着快乐地转圈的小仙女,看着笑靥如花的小仙女,润玉心中一动。这颗小露珠如同天上星,珊珊可爱。

       这幅少女姿态邝露只在润玉面前展露,人前她自然是温柔大方的上元仙子,是杀伐果断的天帝助手。因着天帝登基前作为不受宠的庶子,璇玑宫人烟稀少,不过两仙一兽,上清宫中仙侍也寥寥无几。虽然邝秘书要干很多活儿,不过这也方便了她给自己开后门—名正言顺地给天帝送东西。今日是亲手制的糕点,明日是偶然见到的小玩意儿,后天又是从父亲太巳仙人那搜刮来的法器……天帝拿着仙子送的东西,心中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便在人后偷偷给太巳仙人送去些其他物什作为弥补。太巳仙人对女儿的小动作敢怒不敢言,每日关了门就吹胡子瞪眼,直言女大不由人,朝着自家夫人吐槽那巡海夜叉。邝露送东西送的心花怒放,虽然她还是单相思,虽然她还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但小仙子却体会到了爱人的甜蜜。爱是付出,欲是索取。她记得润玉曾对锦觅仙子说:“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小仙子就想着,每日要爱她的殿下多一点点,她想在她的殿下找到仙侣之前多给他一些温暖,她想一直陪着殿下……

        这次人间之行邝露准备了好几天。在府中开了个小宴,邀请了几位相熟的仙人,提前过了生辰。太巳仙人照例送了女儿一千年灵力,太巳夫人则是给了爱女一套亮晶晶的首饰—邝露素来喜爱这些饰品,狐狸仙与缘机仙子一同送了一条艳丽的石榴裙。邝露可喜欢红色了,只是千年前润玉曾说她穿红裙扎眼,心中一阵酸涩。除去这点天帝陛下造成的不愉快,邝露还是很开心的。她仔细的将心爱的物什装入乾坤袋,准备出游的时候带着。太巳夫人知道女儿的心思,也心疼女儿的求而不得,悄悄地将那条石榴裙一同塞入了乾坤袋—毕竟是女儿喜欢的。

        终于待到了下凡的那日,邝露跟着润玉与天庭众仙交待事宜,面上一片平静,可是翘起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去。在人间,他们曾在大街上打马而过,端的一番少年意气;他们曾在河边共赏花灯,看的万家灯火热闹非凡;他们曾从街头吃到街尾,玩的不亦乐乎;他们曾在庙会的摊子前挑着小玩意儿,温情脉脉;他们亦曾到访文人雅士的住处,谈笑风生;他们还曾到过洞庭湖,祭拜簌离仙子……人间的日子太快活,他们能够暂时放下肩上的担子,潇洒一回。

         邝露更是开心。她总是偷偷地把润玉夸赞过或者多看了几眼的东西买回来,再装作无意送给他。润玉知道她的心思也不点破,同样装作互送礼物的样子,把小仙子喜欢的东西送来。当然,面上还要装出不在意、冷冷淡淡的样子。殊不知,不论他送了什么,都会成为邝露的心爱之物。在人间走的这一趟里,有些什么突然发酵了。也许是因为她的一声娇笑,也许是因为她的一道秋波,也许是因为她惹下乱摊子后怯怯拉着他袖子的神情,也许是她送的每一件称心礼物,也许是他在刮小姑娘鼻子是乱颤的睫毛……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要太上忘情的天帝陛下的心乱了。这春风每一下吹过,天帝的心更加柔软一分。小仙子不同于锦觅,她们不一样。

        在晚风中,天帝顿悟,当初种种并非出自爱,而是出自欲—是渴望得到关心的欲,之后便仅剩执念罢了。

        今日正是上元节,润玉灵机一动。

        走在前头的小仙女发现天帝陛下并没有跟上,急急回头寻他,却见那人提着一盏花灯,朝着她笑,几乎要迷倒在他的微笑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匆匆回头的少女仿佛是世上最美的风景,她的嘴边还留着一颗糖渍,真是心都要化了。上前,相遇,相拥。仙子靠在天帝的胸膛上,好闻的气味围绕在她周围,她幸福得有些恍惚—真的没有在做梦吗?润玉笑着往她额上亲了一口:“这位仙子,小神倾慕于你。这上元节,仙子能否赏脸同在下一同逛灯会吗?”愿意愿意当然愿意!邝露快乐地再次要把自己炸成烟花。“快快去换套衣服,我们好好过次节。我觉得你乾坤袋中那套红裙甚好。”润玉如是说。红裙?邝露又想起那句“扎眼”,垂下头不再说话。沉默,天帝陛下尴尬地想起了自己说的话,恨不得冲回那个时候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然鹅,没有什么能阻碍天帝抱得美人归,于是他说:“邝露,你着红色甚是好看。过往已矣,当初是我迁怒了。上元仙子,小神向您道歉啦。”说着,往怀里的邝露抛了个媚眼(咳咳,这可是他特地从彦佑那边学来的)。逗得邝露一笑,像当初那样掩袖转圈,换上了那套石榴裙。正是称陛下的靛蓝呢,仙子这么想。两仙并肩走在热闹的朱雀大街上,却是一派岁月静好。天上的仙人们挤在观尘镜前争着看天帝的八卦,也是热闹极了。看到爱女得偿所愿,太巳仙人与丹朱一击掌,办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  

         神仙嘛,当然是逍遥自在最重要啦。

        又到一年上元节。上元仙子在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里收获了自己的心上人。真是可喜可贺啊!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