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我们逝去的青春啊

    孽债梗     严重OOC      不喜勿入
    生子    超雷    超雷   超雷
撒泼打滚求评论!!!!
这篇应该是这个土土的渣文笔系列的最后一篇了
我要爬墙啦!
嚣张CP太好磕啦!欢迎小伙伴们一起来磕!

















         大卡车开走了,带去灰尘漫漫,留下学生一群。终于踏在这片土地上了,期待又害怕。一路的颠簸,让这群斗志昂扬的学生们认清了真相——下乡不像在学校里学习那样简单,必然是场道路曲折的社会实践。天是雾蒙蒙的,烟尘甚至扑上了《毛主席语录》,一层薄薄的灰惹人心烦。生产队长来了,领着他们去熟悉环境,熟悉这个要生活很久的寨子。同行的学生们大包小包,换洗衣物、洗漱用品等等等等,看着就累的慌。肖恩一个人跟在队伍的最后,他的行李很少,却是所有家当了,不过倒是显得轻松些。只是,他的身影实在是单薄。他回头望了一眼来时经过的山口,深深地,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
       生产队长姓执,单名一个“明”字,寨子里大伙儿都管他叫“二狗”,他呢,也就笑呵呵地接受了。在其他同学排队等着分配宿舍时,二狗找到肖恩,把他拉到一边,错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肖恩同志啊,由于呢……呃,这个宿舍呢,床位实在是不太够。组织决定安排你和寨子里的一位小同志一道,希望你俩在以后的日子里要互帮互助啊,追随毛主席的领导,一起为社会主义的未来奋斗!”执二狗这一番话说的那是一个激情昂扬呀,仿佛已经看到了更加美好光明的未来:公社里分的是白米饭,大伙儿碗里的是鲜嫩嫩的蔬菜和肥嫩嫩的肉……他看着肖恩,期待着肖恩的反应。没想到,肖恩只是点了点头,就算他的眼神再热切、再期待,换来的只有肖恩的一句“嗯”,一个从喉咙深处硬挤出来的语气词。二狗很挫败,叹了口气,认命地领着肖恩去和他的室友碰头。
        说到这位小同志呢,他的经历也颇为坎坷。他的父母在他童年时就先后去了,只留下间两进的土屋。村里的嫂嫂婶婶心疼这个乖巧的孩子,就算收成再艰难,只要家里还有粮,就有他一份。唉,论外头再怎样天翻地覆,运动的浪潮翻过山涉过水,到了这里也就翻起了几朵小浪花。除了因为一大二公以及某些错误经济方针导致而变得艰难的物资,寨子里的生活算得上是宁静和谐了。大宝,这个小同志,就这样吃着百家饭长大了。
       二狗带着肖恩到了寨里的玉米地,冲着里头喊了一声:“大宝!”
         “哎!来啦!二狗哥,找我啥事啊?”一个小伙子拨开丛丛绿叶,转了过来。小伙子的笑太过灿烂,太阳也不禁逊色三分。肖恩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刺眼,面前都小伙子周身笼着一层朦朦的光晕。二狗赶忙介绍两人认识:“大宝啊,这就是我前两天跟你讲的嘞个肖同志。小肖,那这个就是大宝。一定要记得啊,要互帮互助,为实现社会主义的本质,最终推进共同富裕一起努力啊!”执队长真的是语重心长啊!
        “好勒!二狗哥,不,队长,我会记得的。肖哥,你好,我是大宝,以后我们就是同志啦!”大宝赶忙撩起衣摆擦了擦手,然后伸出手准备跟肖恩握手。肖恩有些惊讶,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样平等的口吻跟他讲话了——自从他的父母被指认出犯了严重的you倾错误了。但他也只是愣了愣,随即伸出了手:“你好!”大宝的手小他一圈,却要粗糙许多,毕竟他捏着笔杆儿的时候,大宝拿着农具呢。但是很暖,很热,握在手中就像攥着颗小太阳似的,突然地往他心里的深渊撒了几把阳光,慷慨又热切。也许,日子真的会好起来的吧,肖恩想。
        大宝带着肖恩去熟悉回家的路,是的,从此算是他们的家了。毕竟正值青春,大宝走路有些蹦蹦跳跳,带着少年的意气。很热情,很能聊——这是肖恩对大宝的第二印象。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大宝一个人在说着,肖恩只是倾听着,偶尔应和一个字。路上时而遇到熟人,见面打招呼本是常态,落在肖恩眼里,却是另一番其乐融融。想起汉东,呵,唯有笑,嘲讽而无声。就一恍神的功夫,大宝从对门绣工最好的阿越嫂,讲到隔壁勾珈一家,从东面儿一对新婚的知青,讲到西边长寿但猝然离世的阿婆。
        放好行李以后,大宝就带着肖恩去串门了。
        “阿越嫂!”
         “大宝,来了啊?哟,这个俊俏的小伙子打哪儿来的?”
          “肖哥是今天刚到的呢!哎呀,阿越嫂,你今天头上的花比以往的要鲜很多呀!”
         “嘿呀,这是大朱今早儿去摘的。非说是翻了几座山呢!真是的,也不瞅瞅自个儿多大了,还整这套……”阿越嫂抚了抚鬓上的花,面带幸福地嗔怪着。
         “哎呀,小伙子啊,今天没啥准备,下次来呢,阿越嫂给你整几套好看的衣裳。俊俏的小伙子就要配好看的衣服嘛!”
        “好好,会记得的。那阿越嫂,我们先去勾珈那啦!”
         “哎好!大宝啊,晚上多弄些好吃的给这个乖小伙啊!第一次来呢!粮票还够嘛?不够的话,尽管提蛤!嫂子这还有多的呢!”
       “够的够的啦。嫂子哎,你就放心吧!”说着,大宝拽着有些蒙圈的肖恩跟阿越嫂道了别,带他走到了勾珈的家门口。
       “肖哥,你明早是要到工厂去报道嘛,寨子和工厂到底是有些路的。这户的仲老师呢要到学校去,左右两处离的不远,不如一道去吧!也好做个伴呢。”大宝一边扭头对肖恩说着,一边敲了敲门。半天都没人应,只有风轻轻送来院子里的欢笑声。大宝干脆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架简陋的秋千正在运作,一个小女孩坐在秋千上咯咯咯地笑着:“阿爸,高点!再高点嘛!蛤蛤蛤,要飞起来咯!”
        “好,好~~”仲堃仪笑着答应,“那,阿囡坐稳了喔!”
         小院里的草木好似沾染着小姑娘的笑声,枝头叶尖都透露着愉悦。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