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升华革命友谊

我们逝去的青春啊   的补叙篇
极度OOC     极度OOC     极度OOC    不喜勿入
只想无脑甜   只想恶趣味
这篇是真•青春啦
如果有小天使发现我的恶趣味啦,求评论啊😭
悄咪咪地 @明家的热柠茶 亲爱哒茶太,我来给陆由增砖添瓦啦😊就是文笔超垃圾的












        他胆子很小,样貌不算出众,比不得表哥仲堃仪的容貌昳丽,却自有一派青春意味在,也称得上清秀了。平日里做啥事都小心翼翼的,锅房里锅盖揭开时喷出的热气似乎都能吓到他。好在他的男友强势些,总是护得住他的。
          寨子里有个疯子,一天举了把菜刀一路砍到锅房去,见啥都砍。正巧碰上他端了盆热水走出来。大伙都被那疯子骇住了,谁也不敢上前,只在旁边喊他赶紧躲一躲,而他也似乎是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见着疯子的刀越来越近了,大伙儿心里都快急死了。不过他又像是清醒的,把手里那盆水朝着那人就泼了过去。滚烫的开水,浇在那疯子身上,烫得他嗷嗷直叫,手也握不住菜刀了。旁边的人马上上前,把菜刀踢到一边,好歹是制住了。大家都长吁了一口气。队长走上前,刚想表扬他两句,哪知他两眼一翻竟晕了过去。大伙又急了——这孩子咋啦?于是,掐人中的掐人中,倒冷水的倒冷水。这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旁人见他醒来,都给他竖大拇指,直夸他勇敢。他倒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了,一脸狐疑。等到大伙儿给他讲了刚才的英雄行迹后啊,还是一脸的不相信:“别蒙我啦,我可没干过这事儿呢!我胆儿多少大伙不晓得伐?我肯定没干过!”说罢,拿起盆子重新去打了盆水,走了。但他这样子也不像是装的啊,倒像是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啊。目睹全过程的大家啊,也只能苦笑喽!
        但,舞台上的他,却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样貌。说的倒不是长相,而是那股精神劲儿。他呢,在歌舞队里负责打大唐鼓,一拿起鼓槌,就感觉他整个人陡然放出了光。鼓声呢,忽沉忽昂,时疾时徐。偶尔石破天惊,倏忽戛然而止……鼓声固然是令人欢喜的,他本身却更引人注目——每一丝肌肉都注入了无比的热情,在晶莹的汗水的映照下更是迸出一股青春的朝气。他很闪亮,甚至每一根头发丝都在闪烁。
         当初,台下的陆瑾年就是被他这个模样迷的七荤八素,一见倾心。陆瑾年知道他胆子小,就天天凑到他身边去混个脸熟。李由还是个喜欢文学的人,尤其是古文和历史。两个人经常从风花雪月谈到生活琐事,忽而高山流水,忽而下里巴人,谈天真是非常愉快了。看来这小子,走的是日久生情风呐。看来陆厅的精明在那个时候就有显现了。两个人“好兄弟”一样地“如胶似漆”了好一段时间以后,陆瑾年就谋算着行动了——毕竟是鲜嫩的由由啊!物资匮乏,玉米南瓜,也挡不住由由身上撩着老陆的气味儿呀。
        择日不如撞日,有了想法的次日,陆瑾年就行动了。吃完中饭,两个人照例出去走走消食。好吧,其实是趁机躲个懒,毕竟吃都吃不饱,还消什么食呀。走着走着,就到了溪边。正走着呢,陆瑾年突然停下,看着李由。老陆的身形略高,站起李由面前跟堵墙似的,不过这堵墙倒是挺赏心悦目的。就这样被看着,李由也有点害羞。陆瑾年就着这个角度,看着他扑闪着的睫毛,神游天外,差点忘了正事。过了好一会儿了,老陆终于想起今天的目的。陆瑾年拉起李由的手,轻轻摩挲着,看来他也有点紧张:“由由,把我们的革命友谊升华一下吧!跟我处对象吧!”
        “啥?”李由懵了,李由害羞了,李由跑了。“那那那……那啥,我还有点事,得先回去了,这这……这件事我我我我……我才不答应!”一把推开陆瑾年,李由撒腿就跑。只是,他耳尖红红,暴露着什么。陆瑾年双手抱胸,气定神闲——由由对他也不是无意。
接下来的好几天,陆瑾年都没能碰着李由,牵小手就别说了,处对象就更别提了,对象的影儿都见不着啊现在。陆瑾年有些焦躁,却不得不等着,等着他的由由。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这天的晚饭前,陆瑾年刚下工回来,却一把被一个人拽进了旁边的竹林。这一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看来是有计划的昂。陆瑾年眯起了眼,开始期待后续剧情了。李由低着头,两颊红红的,却一句话也不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抬起头,却望进了一双带着笑的眼睛,然后,又低下了头。陆瑾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家由由,如果可以,他只想这么看下去,一辈子也看不够!
       “由由,你这是有话要对我说嘛,嗯?”陆瑾年有些憋不住了,率先开口。
        “我我我我……”李由嗫嚅了好久,一张娃娃脸涨的通红。“那个,那个……嗯……”,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李由猛然抬头:“陆瑾年同志!吾心悦汝,汝悦吾乎?”
         “悦悦悦悦悦!当然悦啦!我简直是悦死你啦!”陆瑾年很激动,陆瑾年很兴奋,陆瑾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然后?然后他就不管不顾地亲上去了。这注定是个热烈而绵长的吻。舌头顶开齿缝,探入口中,交换着津液。因着异物入侵,李由下意识把舌头往里缩了一点,谁知那异物却是不依不挠地缠了上来,追逐着。陆瑾年用牙齿轻轻、慢慢磨着李由的下唇。水声啧啧,待到分开时,李由差点喘不过气来。迷离的眼神,润泽的嘴唇,陆瑾年有些心猿意马。他想抱抱他。他也这么做了。
         “所以,上次为什么不答应我?嗯?”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萦绕在李由的耳边,陆瑾年说话时的温热气息扑在耳朵上,李由的脸又红了,连带着耳尖。
         “这……那啥,我表哥说了,先表白的是攻!”说到表哥,李由突然来了底气。
          突然福至心灵,陆瑾年没顾上回话,拉着李由就往一个方向跑。
        “哎呀!干嘛跑呀为了晚上让你悦,我们赶紧走啊!”
          “到底什么报告啊!”
          “结婚报告!”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