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我们逝去的岁月啊

孽债梗AU,OOC严重,不喜勿入!!!!     

本文配对为肖恩×大宝,仲堃仪×孟章,不经意会有其他CP掉落喔!

一句话的陆由嘿嘿嘿嘿

不知道肖恩和大宝的CP怎么打,就等知道了再修改吧!
主页里还有仲孟的番外😉😉😉
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点点评论😂😂😂

第一章

     秋天到了,残存的暑气还没有褪去,蒸得人们汗津津的。少年们正值青春,在教室里自然是坐不住的。肖恩正讲着题,瞥见几个朝着外头张望的学生。还有后排几个扭得跟麻花一样的男生,看得他心烦。心算了下时间,估摸着快下课了,所以他只是略略抬高声音,继续讲题。掐着点讲完了思想方法,肖恩教案一拿,径直回了办公室。他急匆匆地走着,想着昨天晚上解到一半的数学题。从下乡回来也有几年了,他却患上了失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安眠药也没啥用。漫漫长夜,他就靠着解题来打发时间。偶有入眠,却是故人入梦。梦中人总是笑着,承载着快乐、忧愁、无奈......却总是同一个场景——樱花树下,落英缤纷,粉嫩柔和。可他明知,梦中人不会出现在这梦幻之中——他在那个寨子里,苦的很。苦涩爬上喉咙,寂寞蔓延全身,根本不能入睡啊。有时,肖恩就看着窗外的灯火出神,这么热闹,该带他来看看的。这里是新的生活!他的脸隐在一片黑暗中,微弱的光线偶尔掠过他的脸,面前的玻璃窗就像一道屏障,隔开了他和这个充满生机的世界。

“肖老师,肖老师!”同一办公室的李老师向他走过来。

“李老师,你找我有事?”

“哦,有个孩子找你,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我跟你讲喔,这个娃娃可乖觉了。本来我怕他无聊,随手拿了本书给他看,没想到喔,这孩子看着看着,拿了支粉笔在地上划拉开了。我凑近一瞅,好家伙,人孩子正做题呢!拿的还是你前两天在看的书!我一个语文老师怎么看的懂这个啊,就见这孩子做完一道还叹了口气,意犹未尽呐!真像你!嘿...别说!你俩还真有点像诶!不会是.......”

“李老师,我刚看见陆厅来了,估计是要来找你吧。”肖恩的眉头随着李由的讲述慢慢皱起,又在知道孩子做数学题时骤然舒展,忍不住打断了李由。

“真是的,我不是叫他别来接我了嘛!那,肖老师,我先走啦!对了,我看孩子在地上做题太辛苦,让他坐到你位子上去了。你...没意见吧?”

“没有,没有,李老师,你赶紧去吧。你家老陆正等你呢。”

“走了啊!”李由挥挥手,嘟囔着走远了。

孩子?孩子!多少年了啊!梦中,大宝和孩子的脸已被岁月侵蚀得模糊不清。这如水的岁月呐!在他心上磨出一个凹凼,思念如同川流奔腾而入,也将那爱意熔成钢水,炽热滚烫,翻腾不息。

肖恩叹了口气,按了按胸口,继续向着办公室走去。一路上,他努力回忆着孩子的样貌。离别的那日,黑暗紧紧抱住太阳,不让光明泄露,却使得这黑漆漆的天隐约有些亮光。孩子还睡呢,大宝点了盏油灯送他,送他离开。大宝陪着他过了山,就在那山脚下目送他。沉默,沉默是离别的旋律。他向前走着,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啊!直到走出很远,转头——那盏油灯仍在那里,隔了很远似乎还能感受到跳动的灯芯。他停了下来,就在这里,回头看着,看着。直到天光乍现,直到油灯熄灭,直到人影不见。

办公室的门半掩着,肖恩站在门口,正想推开门。却发现手有些颤抖,掌心也微微出汗,便作罢了。他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男孩,正低着头看摊在桌上的书,手却没闲着——不停地计算推演。感受到目光,少年抬头,愣了一秒,马上站了起来。肖恩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少年——他的孩子。刘海服帖地排列在额上,白衬衫,黑裤子。明明是一样的装扮,肖恩却觉得这少年比起他的那些学生来就是不一样。父亲的心思呐!

簇新的白衬衫衬得少年阳光又硬气,真是一棵挺拔的小白杨啊!少年被他看得有些害羞了,伸手摸了摸后脑勺,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是笑:“阿爸,我觉得这道题的解法有问题!”

(二)

孟昭是和肖振一起来的。他们在火车站门口分别。她给肖振理了理领子,肖振则为她正了正头花。明明是很平常的举动,却被这两个少年整出了股仪式的庄重感。很快,孟昭就到了仲堃仪任职的学校,在办公室中等待。有一点惴惴,有一点期待——阿爸还记得四象嘛?她张望着这间办公室——四张办公桌,三张上都摆着相框。明显,那张空空的就是仲堃仪的了。桌上有一个花瓶,不,只能算是个陶罐吧,和整体的风格有些违和。罐子不像是用黄泥做的,颜色有些偏红。一道道裂痕爬在罐子上,都在一个陶罐上搞出了冰裂纹的样子。但又像被人温柔地粘起。孟昭鬼使神差地摸了摸罐子,却在摸到一处时骤然收回了手。那处,刻着一个歪歪斜斜的“昭”。小小的阴刻灼得她几欲落泪——这个陶罐,是阿爸陪着她做的!腰间的铜佩因一瞬间的心情激荡轻轻碰撞,叮咚作响。清脆的声音如同一大块冰,突然投入一锅热水里,拉回孟昭的理智。她重新坐回沙发上,数着裙子上的金龙的鳞片,靠着专注来慢慢平静。这是出来前,父亲挑的料子,隔壁阿越嫂绣的花样——不愧是寨子里大家公认的巧姑啊:五爪金龙腾跃在天青色的裙子上,与她挂在腰间的龙形铜佩相得益彰。

“仲老师,有位姓孟的小姐找您。”仲堃仪一接到消息,就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赶。推开门,看见坐着的少女,又是激动地向前两步,张开双臂:“阿囡,快让老爸抱抱!”

“阿爸哪里老啦!明明还是帅的!”孟昭的声音软软糯糯,撒起娇来,仲堃仪的心都要化了——我女儿!!!!

评论(8)

热度(22)

  1. 七只影云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