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今天我在魔教(2)

今天我在魔教(2)
        照例文前一段话:本篇主走仲孟线,为贺最可爱、最高冷的司命仙女霸霸 @胡乱唱歌 生辰快乐。希望漂亮的胡仙女岁岁有今朝,在新的一岁里运气爆棚,生活平安顺遂,一切安稳无忧。
        不变的开头,不变的配方:

  世间有城,名曰钧天,钧天隔壁,有城四方。

在这个神秘的大陆上有好多的仙女,她们各司其职:有的负责擂响有情人的心——鹿仙女  @盛夏甜果粒 ,有的负责编写人们的一生——胡仙女  @胡乱唱歌  。今天将由两位带来新的故事。
       咱们先来回顾上一回吧——“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如果经历了以上仍未放弃,那么请各位食用鱼块。

       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孟章不是崔莺莺,方方土也不会是张生,所以——他们并肩走在官道上(请忽略马这个bug,毕竟情趣)。正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随着月亮费力地爬上枝头,太阳揉了揉因看了一天虐狗镜头而酸痛的眼,拍拍屁股回家了。晚霞如披帛一般映照着两人的身影,一黄一绿倒是相映成趣——璧人如画,岁月静好。小少侠猛地一回头,高马尾一甩一甩,发尾轻轻刮过方方土的脸颊,一阵酥麻。(此刻方方土的内心可参考《在那遥远的地方》第三段)方方土又是心中一动,盘算起了吃瓜(划掉,薅葱)大计。此刻,却听见孟章大喊:“阿土,城门还有半个时辰要关啦!!!”方方土一个激灵,回过神,两人一个对视,随即翻身上马(马:喵喵喵???感谢两位祖宗终于想去我了)马蹄声伴着烟尘逐渐远去,只是苦了路边卖瓜的老爷爷。“现在的年轻人啊”老大爷一边摇头 ,一边剖开了一个瓜吃了起来,忽的又笑出了声,仿佛是想到了自己逝去的青春。远方又传来一声呼唤“老赵 还不回来!”,老大爷站起,冲着那个方向也喊了一声“回来喽”,说着边拎起担子,回家去咯。
         小少侠在马上,悄悄偏过头盯着身侧马……上的人——阿土,怎生得如此好看?哎呀,阿土笑起来好撩啊,完全抵挡不住啊,真是一点也不土。
          小少侠有点热,小少侠有点羞,小少侠的心彭彭彭地跳。(我回头,看见鹿仙女卖力地敲着鼓,额上沁出了密密的细汗    看来这两人是佳偶天成啊)心正跳着,他俩就卡着点进了城。
        这两人,穿的是绫罗绸缎,佩的是美玉璎珞,去的是破败酒肆,喝的是东北铁岭二锅头,吃的是盐水煮牛肉。
       
        “阿章,咱们明明有银子,为何……”
         “我执哥说啦,江湖中人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说着,小少侠豪迈地举起碗“来,感情深,一口闷!”
         “执哥?叫的好生亲热”方方土心想。下属常说酒使大人喝醉之后,总会在山崖上跳起一支来自番邦的舞蹈——极乐净土,极尽妖娆,美丽而危险。但是!今天!现在!方方土根本跳不起来,也没有这个心情。方方土很生气,方方土气的变成了尖尖土,尖尖土委屈的进化成圆圆土。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干,只想表演河豚的原地爆炸。忽然听到“感情深”,方方土又回过神,再加上眼前酒量浅浅,已显醉态的小少侠,差点儿把持不住。这时,孟章突然跨上另一只凳子,摆出一副大哥的姿态:“阿土,我爹常说,喝杯假酒,交个pia友。干了这杯,以后咱俩就……就………………”方方土正期待着下文,却见孟章一个踉跄,差点儿一头栽倒。方方土赶忙上前,一把揽住。却没料到,孟章又是一个鬼步,倒在了方方土的怀里。(我是方方土的内心:啊啊啊啊啊啊,心上人倒在我怀里,我应该怎么做?急,在线等\\您的好友淮西公孙氏回复:礼不可废)
         不薅葱的方方土不是真的方方土,不禽兽的方方土是假的方方土(???)于是,方方土他行!动!了!一个饱含爱意却带点莫名羞涩的吻轻轻落在孟章的额头。(咦?小少侠不是醉了嘛?怎么脸有点红啊,是醉的?还是羞的呢?——此处请各位看官选择合适的语气,若选择错误,请再来一遍直至正确)接着,方方土将人安置在床上,便急忙转身去煮醒神汤了——毕竟孟章还小,宿醉对身体不好。
       谁知,方方土一转身,身后人便睁开眼,一片清明,毫无醉意。孟章回想着刚才倒在方方土怀里时,顺势摸到玉葫芦上有一处阴刻——“堃”。“原来是你啊。”孟章狡黠一笑。
        这一夜,两人相拥而眠(好吧,其实是方方土搂着瓜瓜)。夜很静很静,只有达达的马蹄与落在青石板上的清辉为伴。
        太阳经过了一夜的休息,重新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请自动带入夏天的清晨)孟章揉着眼翻了个身,抬眼看了下背对着他的方方土。方方土听到床榻上的动静便知道孟章已经醒来,“阿章,净面的水我放这了,早膳在桌上蛤”方方土摆弄着手中的毛巾,不敢转过身,却用余光瞄着床榻……上的人。
        “诶,阿土,我有个想法。昨夜心血来潮,实在是觉得阿土这个称呼不称你这如月神般俊朗的面容啊。正巧,方方土三个字可以组成‘堃’,以后便喊你阿堃好啦!”孟章语气轻快,似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好吧,真的是小事)而方方土面上平静如初,颇有泰山压顶我自岿然不动的气概,却是手上一紧。
       “你是谁?”孟章的声音似真似幻,方方土一瞬间仿若沉入幻境之中。
        “我是方方土”
        “不,你不是方方土,你是……”
        “那你又是何人呐,小,孟,章∽”(啧啧啧,这尾音拖的)
       “先来问过我的刀”
       “刀不会说话”
       呃……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直到一声轻笑破开了这浓浓的尬味儿。
        方方土抬头又瞄了一眼正坐在床上的孟章,一眼望进那双看似严肃的面容上饱含着笑意的眸子。心中咯噔一下,索性转身,走向孟章。(方方土的内心小剧场:我喜份儿真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好看。他这一笑啊,我滴个世界儿都亮堂起来嘞)
         方方土一步一步地走,孟章的心一下一下地跳,孟章的脸也一点一点的红。今日方方土换了一套衣裳,与昨日相比又是另一派风流。孟章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只憋出一个形容词——甚美。这短短的几步路,却像是走了一辈子。倘若再走上个十年八载,抑或是看上个十几二十年,想必也是愿意的。直到方方土在床沿坐下,伸手揽他入怀,在他耳边呵气如兰:“晓看天色暮看云。”羞涩悄悄的爬上了耳尖。小少侠羞红了脸,却一下扑进了方方土的怀里,又悄悄地回抱着他。方方土却是明白了——他俩是两情相悦,是天作之合。(那当然啦,不然鹿仙女干嘛辛辛苦苦擂鼓啊)
        方方土退后两步,撩衣半跪,抱拳道:“酒使仲堃仪拜见青龙大人。”孟章伸手正欲扶起他,不料仲堃仪长臂一揽,反将孟章抱了个满怀。接着,接着自然是少年不宜的地方啦。两人俱是少年,初尝情事,虽欲火旺盛,也只有一步一步慢慢来。即使仲堃仪年长几岁,即便仲堃仪遍览群书,对着lonhyang十八式也是一知半解滴。(已拉灯,请各位看官自行想象)因此本该酣畅淋漓的一场性事便缠缠绵绵了许久。直到日头高升,这场床第之战刚刚落下帷幕。毕竟白日宣淫有失体统,毕竟仲堃仪要做“贤外助”。整理完的两人,瞧着外头的太阳,便到了阳台上。孟章靠在仲堃仪怀里,仲堃仪靠在椅子上(看的太阳急忙抓来一片云遮住眼,太腻歪了)。这是钧天城中最高处,一切尽收眼底。街上,两个白衣人打马而过,端的是名士风流举世只一双,长的是丰神俊朗貌更比潘安。
       “阿章,你知道千胜吗?”
        “就是传闻中那个举世无双的剑侠嘛?我当然知道啦”孟章撇撇嘴,对这个简单的问题表示不满。
         “那,齐之侃呢?”仲堃仪努力克制住自己想亲下去的欲望,毕竟刚才已经禽兽一回了。
         “呵,齐之侃这小子嘛,我哪能不认识呀。齐迹侃侃剑庄少庄主啊,我俩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了。只是,这小子是个双标,有了意中人就不来找我玩儿了,真是可恶……唔……嗯……仲堃仪,你……”
         “那,阿章又可知,这千胜实为两人呢?”仲堃仪喘息着,低沉的声音环绕着孟章,直教他脑中炸开一道闷雷。然后,自然是回房间啊。当然,请让我们相信仲堃仪一次,毕竟他的挚友公孙钤的婚礼就在今日黄昏之时。
       
PS:
     1各位看官有无找出隐藏CP以及暗戳戳的伏笔呢?欢迎评论
     2.有些地方可以自行想象,可能会有暗示车,就看你的脑洞有多大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