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瀞

春山谷雨前,并手摘芳烟

今天我在魔教 (1)

写在文前的话:1.本文极度OOC,不喜勿入    文风略有崩坏

              2.本文是四国全CP,没有主次之分,如果有一句话带过的只能是我对于他们发狗粮的行为十分不满

             3. 人物设定点进主页            

             4.上一个吐槽贴已删,不开心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能为哥哥们再战一百年

            5.本文是HE!HE!HE!不要因为有些地方看似BE就给我寄刀片,拒收拒收,也许就是一个伏笔嘞

           6.禁止KY,禁止侮辱各位小哥哥,不然我会怼回去的

           7.本人文笔不咋地,逻辑有点混乱,见谅见谅

 如果已阅读以上,食用鱼块


         江湖这么乱,不如来魔教

   世间有城,名曰钧天,钧天隔壁,有城四方。

在这个神秘的大陆上有好多的仙女,她们各司其职:有的负责擂响有情人的心——鹿仙女 @盛夏甜果粒 ,有的负责编写人们的一生——胡仙女 @胡乱唱歌 ,当然她们旁边还有一位单身仙女——旁观并记录着这个世界中的每一个故事,顺便吃着两位仙女姐的狗粮。一个美丽能干,一个高冷面瘫,一个热衷于撮合天下有情人,另一个则冷冷地旁观者一切(内心却炽热的不得了,连太阳都自愧不如)两个人都有着无可比拟的总攻气场(然而.......)也正是因为她们,四方城的故事因此展开。

     风

     清风

     月

     明月

     人

     一双

陵府张灯结彩,仆妇进进出出很是忙碌,却无一不是面无表情,毫无半分喜色。这大户人家,可真叫人捉摸不透啊。

屋顶上一个人,一壶酒,一把折扇,一袭白衣。阴影里一个人,一把剑,一碟点心,一袭白衣。和风轻推彩云,带来一丝熟悉的吐纳声。他莞尔,随即一翻,借力而起,同时脚背点地,顺息扑入来者怀里。对方顺势揽住,借势自上而下落到地面。“小齐怎么才来?”怀中人一双桃花眼潋滟情意,半嗔半怪。

“呃......阿蹇,你看,我给你带了点心”少年被看得有些心乱,一颗心被小鹿撞得砰砰响。(此处致谢鹿仙女派来的得力助手女侠一号)

本来还有恼怒,可是这是自己最爱的桃花酥啊。蹇宾有点小纠结。眼珠一转,又问道:“小齐,我的轻功厉不厉害?棒不棒?”

“你不厉害谁厉害啊?刚刚那招脚背起身甚好啊”

“那是自然,这可是我从赵大侠那里学来的”

“诶,不过阿蹇,我们为什么要来陵府啊?陵光超凶的耶”

“我才不怕他呢,那只肥雀儿不过虚张声势罢了。小齐,赶紧,咱们办完正事就走,我可不想听老若头逼逼叨”

正说着,两人身形一闪,进了一间半掩着的屋子里。这是间怎么样的屋子啊?到处弥漫着生活的气息,时或有暖意袭来。屋里摆放着的都是大自然的造物。啊,这里简直是天堂。天哪,感恩大自然!(请用朗诵的语气)

“等一下,阿蹇,我给你看个宝贝”

“嗯?”蹇宾转过头,声音因着嚼着桃花酥而含糊不清。但他吃东西时河豚一般鼓鼓的两颊,给了齐之侃一万点暴击。齐之侃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干完了正事——掏出一个可折叠的食盒(假设真的有吧)。蹇宾的眼睛瞬间亮了,然后......

“小齐,这个,这个好吃”“小齐,那个也不错诶”“小齐,小齐,鱼肚子才好吃”.....

齐之侃在蹇宾身后亦步亦趋,笑得很诚恳,内心很无奈:阿蹇,看我,看我啊。别看那只鸡啦,那条鱼也不行,这些哪有我好看,我可是世界第二美少年(阿蹇是第一个)

齐之侃正想着,又听见蹇宾说:“小齐,你知道嘛,城南的公孙钤明天要成亲啦”

齐之侃惊呆了,齐之侃惊得掉了下巴,齐之侃吓得差点变成齐侃侃——那个老古董也要抱的美人归了?

“嗯,差不多了”蹇宾满意地点点头,“小齐,我们走吧。”说着便拽着仍处于石化的齐之侃从窗户跳了出去,恰好落在后院的两匹早备好的马上。马下青石板,马上如玉人,私语伴着达达的马蹄远去,仅留一街道清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黄昏下,身着青衣的小少侠驾着白马,沿着官道,百无聊赖地看着风景。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看着尘土硬说这夕阳辜负啊。卞之琳先生说过,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忽然,树林里传来一阵打斗声。一个黄衣人被围在中间,他的腰间有一只剔透的青玉葫芦,手持一把隐隐透着非凡之气的古剑,看起来值钱极了。小少侠正胡思乱想着,猛然回神却发现黄衣人快要坚持不住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的小少侠不负众望地加入了战局。

      “我当是谁?不过一个孩子而已,也敢来多管闲事?”一个看不清脸的黑衣人开口嘲讽。(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咋么这么耳熟?没错,就是炮灰,炮灰啊)

“我谢谢您嘞!爷哪里小了?眼神儿没坏呢吧。爷已经十六啦,十六!”小少侠生气了,小少侠愤怒了,小少侠拔出了刀。只见一阵看似毫无章法的乱砍,无脸男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刀出鞘,比见血!剩余的黑衣人则都被点住了穴道。

小少侠扶起受伤的黄衣人,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你是何人呐?”高挑的马尾自脸庞蹭过,有点痒,有两点心动,心中小鹿蓄势待发。(请鹿女侠准备)

“方方土”仲堃仪对答如流,面不改色心不跳。

“那,你又师承何门呐?”小少侠又转过了头,这次他似乎看到了世间最美的风景。

“在下不过一介书生,师承熊先生。本想进城赶考,谁知,诶........幸好师母因担忧我而传授了我些武艺傍身。”方方土一声叹息。

---------------我是方方土内心的分界线-------------------------

嘿嘿嘿, 我当然知道他们为啥要围堵我啦,都是我的手下啊。不这样,喜份儿,你咋发现我呀。不过我喜份儿就是机智,随便一砍,就帮我除去我们教里的一个叛徒。嘿嘿嘿

“那,不知,不知这位少侠如何称呼啊?”方方土被看得有些害羞,嗫嚅着开口。内心hin是激动,表面上却还是一派光风霁月。

“啊?我啊,在下天枢孟章,潜龙寨二寨主。不过这位方方土先生,我可以叫你阿土嘛?”孟章歪头——刚刚沉浸在方方土的美色中,幸好机智的我用问题掩饰了一下,怎么会有我这么聪明机智的小朋友呢?不过也太好看了吧。疯狂Call执明哥,对方太好看怎么办?急,在线等。

(就在这一刹那,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也听到了自孟章胸腔里而来的咚咚鼓声。我知道,那是鹿仙女亲自出马,看来,这两人一定成啊。)

“当然可以啦。不过,我能叫你阿章嘛?”方方土一口应下——别说叫阿土,叫阿仪都行啊。疯狂Call执明:二狗,嘿嘿嘿,我终于找到我的毕生挚爱啦。

再说说被疯狂Call的执明,一个喷嚏,迷迷糊糊间又翻了个身,揽住身边人,再次沉沉地睡过去了。

四方城里有一棵合欢树,长在公孙家的院子里。钧天城也有一棵合欢树,长在魔教的后花园。公孙家是正道世家,魔教是魔教,自古正邪不两立没错。可是魔教不是邪教,不属于腐朽文化,所以这对不对立还是难说啊。不过这江湖中,常有青年把铲除魔教挂在嘴边,魔教也是hin无奈啊。

今夜的四方城很安静。合欢树下有一个人,捧着一件衣裳,坐在树下——那是他平时练剑的地方,痴痴地望着树上的一个方向——看树干光滑,想必是另一个人的专座了。随着月慢慢升至中天,他盯着空落落的树干,陷入了回忆:一个紫衣人翻过高墙,坐在树枝上晃荡着腿,时不时的一声“阿钤”便引来树下少年的回眸。

树上人是心上人。“阿陵,阿陵”公孙钤低唤,“明日便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你会开心嘛?我别无他法,只能这样把你我捆绑在一起,就全了我的这一片私心吧。”说着,把脸埋进了衣裳里。这是件什么样的衣服啊?破烂不堪,混杂着尘与泥,也带着些血渍,不细看根本无法辨认衣裳的本来模样。“阿陵,阿陵,我很想你。”

“明天,明天,既是公孙家迎亲的大喜之日,呵,又是陵家扶灵的大悲之日.....这人生的际遇呵”公孙钤拿着酒壶,一步一踉跄地走远了。

 ----------恭喜各位玩家有机会解锁新成就,也许触发隐藏剧情-------

                        YES     OR     NO

             










     就在隔壁的钧天城里,一个人悠悠醒转,似乎听到了隔壁的思念。他赤足站在窗前,看着那棵合欢树出了神——是想起了那个在树下舞剑的少年。“真是个呆子,你最后一定是我的,哼”一句低语飘散在风里。却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

   真是朵人间富贵花啊,我不禁感慨。

又见他倚在窗台上,抬头望着明月“阿钤,我想你了”

PS:本文也许不会有下一篇了,由于学业繁忙,看我心情吧😂

评论(19)

热度(16)